长安

[曦澄曦]纸短情长

cp曦澄,忘羡,双道长,恶友,仪桑,温聂。

现代推理paro,全员警察。

有原创人物。

ooc是我的,人物是墨香铜臭的。

欢迎捉虫和评论。

拒绝转载,不喜勿喷。

chapter 1

江澄走出机场,仰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是接近黑色的湛蓝,没有云朵,难得的晴朗。

他静静地看了几秒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显得线条锐利的侧脸柔和了几分。

“喂,阿姐?我到了。不用担心。现在已经晚了,就不打扰你和姐夫了,先回家睡一晚,明天再过来。”

那头温温柔柔的女声应了声好:“那你今晚好好睡哦。明天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
江澄想了想:“就莲藕排骨汤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
蓝氏家宴。

桌上照例是一色的素菜,只在魏无羡面前摆了一碟红彤彤的辣酱。蓝曦臣看魏无羡夹起一块肉就往碟子里丢,又用筷子翻了几次,直至它变成鲜艳的红色才捞出来,眸中不自觉地带上笑意。以往蓝家雅正却繁琐,家宴气氛略沉闷,自魏无羡同蓝忘机的事过了明路之后,魏无羡常来蹭饭,气氛倒是活跃了不少。

只是看到魏无羡这无辣不欢的样子,他又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同样嗜辣如命的那个人。

江澄。

他还记得,那年魏无羡与江澄初到姑苏,吃不惯他们蓝氏的素菜,只能用自己带的辣酱去涮,方才能勉强下口。

但那年来姑苏的除了他们,还有清河聂氏的聂怀桑,兰陵金氏的金子轩、金光瑶、薛洋,吃不惯素菜的也不止他们二人,本来带的辣酱就不多,还要分出去给其他人,没几天就吃完了,又要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,只能自己另想法子。

一天中午,蓝曦臣作为学生会主席巡查校园,却在墙角看到一道紫色身影,他迟疑地叫少年的名字:“江澄?”

少年一惊,手上动作却不停,手臂在墙上一借力,顺势往上一翻,稳稳地坐在墙头上,方才低下头看蓝曦臣。
紫色衣角在风中飘飞,垂落的双腿修长笔直,黑色短发因着刚才的动作显得潦草而凌乱,配着他脸上警惕又疑惑的神情,倒是显出几分可爱。

蓝曦臣仰头看着他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江澄强作镇定,冷冷地道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蓝曦臣笑了一下,也不介意他不耐烦的语气:“你不想告诉我也可以,但翻墙出校门是要扣分的,以叔父的脾气,应该会告诉江叔叔吧。”

江澄犹豫了一下:“我告诉你你就不扣我分?”

蓝曦臣微笑:“可以啊。”

“云梦带来的辣酱吃完了,你们姑苏的菜太清淡,我们吃不惯。所以就想翻墙出去买点吃的。”

蓝曦臣笑了:“以后这种事情可以跟我说。我帮你们买。”

江澄狐疑地看了他一眼: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蓝曦臣俏皮地眨了眨眼,“放心吧,不会让叔父知道的。”

他伸出手:“下来吧。我托人去买,估计今晚就能给你。”

江澄哼了一声,避开他的手,一翻身从围墙上跳了下来。

蓝曦臣笑意加深,从小他就希望有个会调皮捣蛋会跟他撒娇的弟弟,可蓝忘机一直都是那一张冷冰冰的面瘫脸,这让蓝大公子深表遗憾。如今江澄满足了他小时候对弟弟的所有幻想,自然也从心底把他当成了弟弟,说话行事也不自觉地惯着他些。

蓝曦臣果然信守承诺,晚修下课便将两瓶辣酱交到了江澄手里。江澄看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,蓝曦臣却只是笑笑,揉了揉他的头,就转身往回走。

走了两步,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别扭的谢谢。

他回头看过去,江澄抿着唇看着他,眼中好像多了些不知名的情绪。

很久之后他才知道,那就是最初的种子。它在江澄心里发芽,生长,长成长长的藤蔓,最终牵绊了两个人的一生。

而当时,他只是收起了面具一般的笑意,轻声说了一句晚安。

“大哥,大哥?”魏无羡的叫声把他从思绪里拉了回来,蓝曦臣抱歉地微笑:“刚刚走神了。无羡你方才说了什么?”

魏无羡见他如此,犹豫了一下。蓝曦臣笑得风淡云轻:“但说无妨。”

“江澄回来了。据说是今天的飞机。”

再次听到那个名字时,饶是镇定如蓝曦臣也不禁愣了一下,那道还未消散的身影再次出现,占据了他整个心房。

收拾好思绪,蓝曦臣若无其事地吃完这顿饭,洗好碗筷,又上楼同蓝启仁聊了一阵,方才离开。蓝忘机不放心他,想要送他回去。却被蓝曦臣婉拒。

看着兄长温和却坚定的笑容,只能作罢。

如今已是秋天,榕树的黄叶纷纷扬扬地飘落,如雪一般,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。空无一人的长街上,路灯的剪影被拉得很长,百转千回,投下寂寞的光影。

蓝曦臣忽然想起来,他和江澄的初遇,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秋天。

那时江澄初一,和魏无羡一起作为交换生从云梦来到姑苏,比他低一级,和蓝忘机一个班。他作为学生会主席,当仁不让地担下了接待任务。

魏无羡一路都在逗江澄,江澄却紧紧地绷着脸,显然有些紧张。两人身穿紫色的江家校服,一个眉目风流多情,一个杏眼锐利,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。

蓝曦臣站在校门口微笑着,彬彬有礼地拱手:“在下姑苏蓝涣。”

“云梦江晚吟。”

“云梦魏无羡。”

江澄细眉杏目,眼角挑起,相貌俊美,青涩中带着桀骜,少年的意气风发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一路上除了必要的礼仪应答,他和魏无羡也未同蓝曦臣说过几句话,想来是觉得,他们同这样的好学生,没什么好说的。

蓝曦臣当时便看了出来,却也并未生气,仍是笑得温文有礼,带他们逛了一圈校园,重点介绍了饭堂,实验楼,教学楼,图书馆等地,将他们领到初一A班,报上了自己的手机号,留下一句“有困难可以找我”方才离开。尽足了礼数,却也疏离。

当时谁都没有想到,往后的许多年里,他们的命数逐渐靠近,直至再也无法分离。

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

@牛奶糖  @汝南第 来吃粮。

by 长安

评论(4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