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

今晚下了很大的雨。铺天盖地,在暗夜里近乎疯狂地倾泻而下。倒也真是应了那句话的景:“今晚要下雨,流血的天气。”
我想,如果是你,会怎么样。
或许是负手在窗前看雨,或许是埋头处理公文,只抬头看一眼,交代一句,神色淡然不动如山。
又或许是听着雨声笑,思绪飘回了很远以前的不知道哪个时候。
更大的可能,是无动于衷。
你一定活的很辛苦吧。喜怒哀乐都不能展露在人前,生离死别都只能不在意。身边可以信任的人都走了,最后只剩下你一个人。
因为不能动感情,所以连朋友,都不能有。
还好还有个吴邪,小时候的情谊依旧未变,尚可以信任一回。
可他也像是过去的你,终究会走上那条不归路,拥有那些黑暗的经历。然后他过往的那些天真善良,也慢慢地,灰飞烟灭。
你终究是看着他,走上万劫不复。
你终究是帮着他,走上万劫不复。
你终究是带着他,走上万劫不复。
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或许装不知道,他走上这条路,是为了亲人,为了吴家,也是为了青铜门里的那个人。
他说会等他十年,但你什么都没有。
可你还是帮着他,甚至不惜搭上整个解家。
你可以为之付出性命的解家。
他于你,是发小,是知己,是盟友,还是……?
没人知道,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。
那是你一生里,唯一的一次任性。
我希望,不止是为他,也为你自己。
你少年时期未曾尝试的,积攒一生的,唯一一次任性。
我只希望,你在这样的天气里,在没人看见的暗夜里,可以放下解当家的责任,解语花的任性,做一次解雨臣。
一次就好。
做不到也没关系,只要你好好的就好。
“唯愿岁岁平安,即使生生不见。”
小九爷,生日快乐。

by长安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