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

[羡澄羡]挽

“小心!” 江澄是被魏无羡的喊声拉回现实的。风伴随唐再青的风雪剑从耳边呼啸而过,削落他的一缕黑发。

江澄闪开避过攻击,掌中三毒灵活地随着他的手腕翻转,不多时已经重新掌控局面。

他凝眉,没有再闪。风雪剑插入他瘦削的左肩,唐再青有些疑惑,尚未反应过来,江澄便已上前一步,一个手刀落在他后颈劈晕了他,然后退开一步,冷冷地看着他倒在地上。

他面无表情地指指唐再青对魏无羡道:“送你了。不用谢我。风亦陵已经死了,你就带这个幕后主使回去交差吧。”

魏无羡难得地怔住,江澄也不管他,自顾自地甩了甩手中的三毒,雪光一闪,几个剑招被甩向地面,落叶纷飞,尘土落下后就出现了一个可埋一人的长方形坑洞。

江澄满意地看了一眼,把剑插在他与魏无羡之间的空地上,起身抱过靠在树上的风亦陵,细心地理了理他凌乱的发丝,用袖口拭净他面上的发丝,再弯下腰把他放进坑里,拔起三毒,又是几个剑招把地面填平。动作虽说不上温柔,却也带着丝缕的小心。

魏无羡站在一边看着他的动作,思虑再三还是抵不过疑惑问出口:“他跟你,是什么关系?”

江澄像是才注意到他一般皱起好看的眉:“你还没走?”他低下头背好三毒,斟酌片刻才淡淡地说:“算是朋友吧。”

“哦。”魏无羡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胡乱地应了一声。

江澄往前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:“还不走?”他清冷低沉的音色在林间回荡,惊破魏无羡的遐思,他刚刚还有些窘迫,这一刻已经镇定下来,往前一步:“江澄,你还回莲花坞么?”

江澄也没有转身,就那么偏着头定定地看着他,一双黑色的眼眸寂静如同深海,湮灭了数不清的光影。

一阵风起,三毒剑上的红穗拂过他下垂的手臂,惊醒了江澄。他淡淡地说:“不必了。莲花坞在你手里,我很放心。”

魏无羡沉默半晌,也只是哦了一声:“那你也不会回来看我了吧?”

江澄点头:“我过得不错。买了个院子。种了一池莲花和一树桃花。有很多朋友,偶尔也会一起去喝酒。很悠闲也很开心。”

魏无羡也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江澄转过头,背着三毒继续往前走。风拂过扬起他的紫衣,衣袂飞扬像是曾经那些时光里的记忆,树叶彼此碰撞,发出像是下雨的声音。森林入口的天空是褪色的余晖,黯淡的黄如同古旧泛黄的书卷,亦或时间久远的记忆。

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,孤寂却沉着,毫无预兆地开口:“我大概一直欠你一句,江澄,我爱你。”

江澄停下,却没有转身:“魏婴……我曾经也爱你。”

魏无羡远远地看着他消失在视线中,俯下身捡起地面上那一缕乌黑的长发握在掌心,忽然想起一句古诗。

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

他只是淡淡地笑。

半载青山半载云,到头来恍然回首,鸿雁老去,笛声不续,故人不聚。




  @牛奶糖  @汝南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长安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