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

[曦澄曦]纸短情长

chapter2
江澄是被电话吵醒的。
昨晚他没有拉下窗帘,窗外天色晦暗不清,墨似的浓,他估摸着还不到五点,便在一瞬间清醒过来,声音冷凝一如往常:“出事了?”
金光瑶的声音也没有了平时的笑意:“是。大概一个小时之前s城平安广场发现一具男尸,s城法医紧急检验之后发现,死者死于十字锁喉,尸体上有蓝色鸢尾花瓣,可能和之前的CBD精英案有关。但目前也只有这两点相似,证据不足不能并案,所以你先去看一下。”
“知道了。在哪?”江澄干脆地回答。
“z城警局四楼法医室。”
“明白。”江澄收起手机,下楼走进车库。他放假回来也没带警服,就穿着自己的高腰立领的浅紫色衬衫,蓝黑色牛仔裤,白色板鞋。眉眼挑起,有种杀气腾腾的艳丽。

魏无羡在法医室里如没头苍蝇一般转来转去:“这人死的也忒干净利落了,身上一点多余的伤都没有,要怎么并案哪?”
蓝曦臣温和地安抚:“也没说一定是并案。只是让人过来看看,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。”
魏无羡转了两圈,泄气地坐在椅子上:“也不知来的是谁,c城那边除了江澄一个个都不是吃素的,能力是没得说,可这脾气……唉,不说了不说了。”
对讲机响了,楼下门卫道:“蓝队,c城来的人已经进去了,估计一会儿就到。”
蓝曦臣温和地道了谢,魏无羡耐不住好奇心,凑过去问:“是个什么样的人哪?”
门卫老实地回答:“一个大概二十五六岁的男人,长的还挺好看的,就是凶了点儿。”
魏无羡一下子跳起来:“二十五六岁,长的又好看……哎呀,不会是江澄吧?”
旁边的人还没说话,法医室的门已经被推开,冷风从门中灌进来,扬起那人紫色的衣角,一个熟悉的刻薄声音似笑非笑地问:“这么不希望是我?”
魏无羡一激灵:“没没没,我可想你了。我那是惊喜,惊喜。”
江澄也不理他,对蓝曦臣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,长腿一跨自然地走进来,绕过几个人到了尸体面前,俯下身细细观察。
魏无羡抱怨道:“这尸体也忒干净了,除了致命伤以外连摩擦伤都没有,要怎么判断啊!”
江澄直起身:“这就是一个证据。”
“啊?”
魏无羡还在懵,蓝曦臣却已会意:“c城的那具尸体,身上也是如此干净?”
江澄点点头,余光却似乎隐隐瞟到一道浅浅的疤痕,位于前额发际线上一点,被刘海挡住,轻易看不出来,再加上致命伤很容易确定,也就没有剃掉头发检查,于是漏过了这道线索。他急忙拨开刘海一看,顿时惊呆了。
那是一个花体的“y”字。
他冷静地问:“尸体上的蓝色鸢尾花瓣呢?”
蓝忘机递过一个袋子:“在这里。”
江澄一数,扬了扬眉:“就这么多?尸体上的全部捡回来了?”
蓝忘机点点头。
江澄把袋子扔回给他,掏出手机拨通了金光瑶的电话:“基本确定是同一人所为,可以并案了。还有,让晓星尘再找一下,看看尸体上尤其是头发覆盖的位置有没有一个花体的小写‘y’字。”

会议室。
所有人都看着江澄,等着他给出证据。
江澄站在白板前,单手插兜,神情冷肃,眸光凛冽:“第一,尸体干净,只有致命伤,除此之外连摩擦伤都没有,手法完全相同;
第二,尸体刘海下都有一个小写花体‘y’字;
第三,尸体上的蓝色花瓣均为巴西鸢尾,且都是七片。这种花在国内尤其南方格外罕见,c城和z城基本确定无一处种植,显然是凶手故意为之,原因暂时不得而知;
第四,死者皆为富家公子,家境良好。
综上所述,基本可以判断凶手为同一人。”

室内寂静了一下,蓝曦臣问他:“你觉得,有可能是连环杀手吗?”
江澄淡淡地回答:“我希望不是,但很有可能。最擅长犯罪心理的不是你吗,怎么问我?”
蓝曦臣轻轻地笑了一下:“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你觉得,他杀人可能是因为什么?”
“爱情。”
蓝曦臣也有些惊讶,从目前的情况来说这确实是最大的可能,但他没想到江澄会说得如此肯定。
江澄似乎也意识到了,补充道:“我猜的。而且,”他顿了顿,转头看向蓝曦臣:“你知道蓝色鸢尾的花语吗?”
蓝曦臣摇了摇头,他总觉得好像听谁说过,却始终想不起来:“不知道。”
江澄笑了一下,带着点嘲讽,他始终记得,那个人在酒吧昏黄暧昧的灯光下看着他,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,那双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却好像盛满寂寞,他说:“江澄,我觉得你很适合一种花。”
事实上江澄从小对花花草草不感兴趣,唯一勉强称得上喜欢的大概只有荷花——还是因为他家旁边就有一池荷花,每年夏天都开得清艳,江厌离一直喜欢,总在他耳边絮絮地说着荷花如何如何好看,于是他便也慢慢喜欢了。
但碍于礼貌他又不得不接下去:“是吗?什么花?”
“蓝色鸢尾。那也是我最喜欢的花。”
江澄挑了挑眉,这话可就有几分暧昧了。
对方似是察觉到他的想法,苦笑着摆了摆手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只是觉得,你跟我很像而已。知道蓝色鸢尾的花语是什么吗?”
江澄看着他,他却并未看江澄,一手支颐抬头看着很远的地方,眼神迷离不清:“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,精致的美丽,可是易碎且易逝。”
那是他们最接近的一次。
重叠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响,江澄一时分不清这是他的还是自己的声音,只是看到所有人吃惊的眼神,一如他所料。

魏无羡打破了沉默:“那他挑选受害者的标准是什么?”
江澄淡淡地笑了一下:“那就该问你们队长了。我不擅长犯罪心理学。”
蓝曦臣沉思了一会儿:“c城的那个是花花公子,情史无数;而这一个,虽然洁身自好,但在不久之前,为了商业联姻而跟相处三年的恋人分手。或许在凶手看来,这也是一种背叛?”
魏无羡赞同地点点头:“很有可能。”
蓝曦臣走到白板前拿起了笔,江澄让出位置,随手拖了张椅子坐下。
蓝曦臣分析:“首先,手法干净利落且快速,他一定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,或许还是特种兵出身;
第二,在没有监控且地形复杂的小巷里下手,证明他思维清晰,极可能智商高超;
第三,花体字‘y’,证明他受过良好的教育——至少是高中,且可能出国留过学:
第四,对于爱情同时抱着憧憬与愤怒,可能在感情上受过伤。”
说到这里,蓝曦臣也不禁皱了皱眉,目前已有的消息只够他们判断出这是同一个凶手所为,但做出心理画像后,全都是模糊,暧昧且广泛的信息,对判断犯人身份没有任何用处。
他无可奈何地说:“目前的信息只有这么多,暂时无法做出判断。接下来只能等消息了。你们先休息一下吧。大晚上被叫起来,应该也够呛。”
魏无羡点点头,瞬间窝进蓝忘机的怀抱,靠着他的肩胛合上眼。
蓝忘机神情冷淡,却小心翼翼地换了个姿势让他靠得更舒服,伸手把他揽进怀里,也合上眼。
蓝曦臣欣慰地笑了笑,抬头便看到江澄在往外走,还在踌躇着该不该出声,江澄便已感觉到了:“我去打个电话就回来。”
他“哦”了一声,有些欣喜却也有些无可名状的难过,他摇摇头晃掉心里多余的念头,便也合上眼睡去。

江澄站在窗边,看着晨曦渐渐亮起,浅淡的白色逐渐驱散夜幕,也不是多漂亮,却是他从前一段时间看惯的景色。
他本想给那人打个电话,却又放弃了,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。
他也并不觉得这是巧合,只是有些惊讶。
——江澄你知道吗,这就是宿命啊,无法逃脱。
——可是总会过去的。就像叶子总会枯黄,故事总会散场。
——看不出来你还那么文艺。
——跟别人学的而已。
——什么人啊?
——一个我从前和现在都很喜欢的人。
——是啊,总会过去的。就像现在已经是白天,晚上已经过去了。
——嗯。你看。天亮了。

另:蓝色鸢尾致敬安妮宝贝。

谢谢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姐姐们,比心❤爱你们~
谢谢观赏,感激不尽。

@汝南第 2800+,上学前赶出来的,我真的尽力了。你就看在我时隔半年终于更了的份上当它是3000+吧~

by长安

评论(4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