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

[王乔]那些年

王杰希生贺

0706为魔术师加冕24h/23h

22h @青霁

    那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平常普通的周一,云色温软如白絮。王杰希七点时准时从床上醒来,下了床开电脑。
    他在游戏里的角色ID“王不留行”,本服大公会“微草”的会长,与“蓝雨”的会长“索克萨尔”并称“南王北喻”。向来以天马行空的魔术师打法而著称。
他一登陆游戏,就看见游戏里不断有人私聊他:“会长在吗?昨晚十一点的boss被一个叫‘兴欣’的小公会抢了!”
“会长会长,我们的boss居然被抢了!”
“会长会长,你快上线啊!”
王杰希皱了皱眉,登陆了游戏。
果然如其他人所言,boss被“兴欣”抢走。最近“兴欣”声名鹊起,已经抢了多家公会的boss,尤其爱抢“蓝雨”。他之前还嘲笑过喻文州,却不料自己也遭此劫难。
他看了一遍视频回放,那个“君莫笑”是个高手,潜伏杀人拉走boss一气呵成,但也仅此而已,看不出更多东西。倒是那个ID“一寸灰”的阵法师有点意思,不急不躁不紧不慢,但总能在“君莫笑”最需要的时候放出阵法。杀人时放增强攻击和提升暴击率的,抢boss时放增强防御的,操作不算顶尖,但大局观和意识都很强。这才是难能可贵的。
他想了想,私聊了喻文州:“你知道‘君莫笑’是谁吗?”
喻文州回的很快:“有猜测,但是不确定。不介意的话把你们的视频传过来看看?”
王杰希回了个“好”字,迅速把视频发了过去。
喻文州看完,回他:“那个人很谨慎,没有打出自己的风格。不过我现在确定了。”
“谁?”
“叶修。”
王杰希内心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,叶修居然要回归了?这消息放出去,游戏里怕是又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叶修那是什么人?曾经带领嘉世走上巅峰的斗神啊!
他又掀起一阵疑惑,在键盘上敲下字:“你知道他队伍里有哪些人吗?”
“只知道有一个叫苏沐橙的狙击手,ID‘沐雨橙风’;一个叫莫凡的刺客,ID‘莫白’,其他就不知道了。”
王杰希对着电脑思索起来,他总觉得“一寸灰”谨慎细心的性格像他记忆里的某个人,只是被埋藏在遥远的记忆里。答案呼之欲出,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。

处理好公会的事情已经是中午了,王杰希也没心思煮饭,草草吃了几口面就睡了。
梦里他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,那时微草只是一个小公会,王杰希带着手下的人也没那么多事情要管,还有时间在游戏里游山玩水,看看风景画几幅画。
那时他身后还总是跟着一个怯生生的小师弟,叫乔一帆,“一帆风顺”的“一帆”,人是谨慎温吞的性格,皮肤白晳,五官清秀,也算是耐看。大概从小到大也没几个朋友,总是怯生生地跟着王杰希,却也不敢太近,生怕他厌烦。对他好的方式也笨拙,心却真诚。知道他没吃饭就特意去食堂打他爱吃的菜,再顶着烈日走二十分钟送到实验楼,王杰希问他累不累也只是腼腆地笑,王杰希有些心疼,拿出手帕给他擦脸上的汗,乔一帆骤然抬起头看他,红到了耳朵尖,像只受惊的小动物。
王杰希觉得好玩,不禁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乔一帆的头发又黑又软,摸起来很舒服。王杰希禁不住多摸了几下,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在做什么。
他王杰希,从小到大就没跟人这么亲过。虽然总是照顾身边的人,却鲜少和人真正亲近,更别说做这种带着宠溺的小动作了。
他觉得,自己对乔一帆的感情好像有些变味,不再是之前那么单纯的师兄对师弟了。
只是还没等他想明白,他就已经毕业了。
那段时间乔一帆粘他粘得格外紧,王杰希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:“我又不是从此就不跟你联系了。就算毕业了我还是你师兄,你有什么事再来找我,我还是会护着你。”
乔一帆还是那么看着他,一双温润如水的眸子湿漉漉的看着他,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,王杰希不由得又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叹了口气:“真拿你没办法。你毕业后来找我吧。跟我在同一个公司上班,就又能天天看到我了,好不好?”
乔一帆认真地看着他:“这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。”
王杰希笑了笑:“好,不反悔。”

他从床上坐起来,脑子昏昏沉沉的,像是从一场冗长的旧梦里醒来,旧时光的浮光掠影飞快地闪过他的脑海,乔一帆的形象逐渐清晰。
后来呢?后来怎么样了?
他努力地回想,却只捕捉到几片微小的碎片。乔一帆当初因为某些原因推迟了一年毕业,来找王杰希已经是两年以后。那时王杰希已经成了职业玩家,乔一帆于是也开始玩游戏,但他天赋实在不够,虽然加入了“微草”,努力地想要跟上王杰希的步伐,可实在是落后太多,那段时间也是王杰希最忙的时候,无暇分心顾及乔一帆,恰好公会名额不够,王杰希想了想,便找到乔一帆,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。他想着,等没事了,再把乔一帆加回来,慢慢教他,总能成功的。
不出所料,乔一帆犹豫了一下,就答应了。就好像过去每一次一样。或许他就是知道会是这种,才会去和乔一帆说。他知道乔一帆会答应他的每一个要求,也会一直留在他身边。
可他从未认真想过,他这种笃定来自何处。未想过他对乔一帆的感情。也未想过他和乔一帆的关系。
所以乔一帆还是累了。那个温吞腼腆的少年,狠起来也是意想不到。他走得决绝,与所有人都断了联络,也不知道去了哪儿。王杰希曾托人多方打听,可没有半分消息。微草事情又多,渐渐也就忘了这个小学弟。
也忘了自己当初说过的那句话。
直到今天想起来。
他终于明白,当时少年种下的种子已经在缓慢地发芽,开花,长成了一株参天大树,最终牢牢扎根在他心里,留下那些衍生的情绪如藤蔓般缠绕得他无法解脱。
他对乔一帆的好感,最终在这几年里发酵成了喜欢。

他急急忙忙地打开电脑,上了游戏,颤抖着手半天才给“一寸灰”发去一条消息:“一帆?”
那头的人回得很快:“学长,是我。”
王杰希几乎要喜极而泣,想了半天又不知该说什么,半天没打下一个字。
倒是那头的乔一帆善解人意地发过来一条消息:“学长现在还是在B市么?”
王杰希答了句是,乔一帆便说:“那就出来见一见吧。”

乔一帆报的地址是个奶茶店,王杰希不由一笑,心想他这嗜甜的习惯还没改。转眼又想到一句话,心里苦的人格外喜欢吃甜食,因为胃甜了,心里多少也会好受些。
他心里不由得有些酸涩,想着乔一帆这两年是怎么过的,便夜不能寐。
魔术师王杰希,终于也尝到了心疼、自责、忐忑、欣喜等交织而成的无能为力。
他终于明白,那句“一寸相思一寸灰”。

直到凌晨三四点,他才勉强有了睡意。早上七点半起来,用冷水洗了把脸,就开始挑衣服。他平素向来不关心这些,但现在要见的是自己喜欢的人,饶是镇定如王杰希也不断挑剔,精益求精。最后他翻箱倒柜地找出一件乔一帆送他的米色风衣,配上大学最喜欢穿的白衬衫和牛仔裤。一帆会喜欢的吧?他忐忑地想。
看看时间才八点,他就去训练室开了电脑打荣耀。但大概是思绪混乱,心情期待又强行压住的缘故,平时熟得不能再熟的训练竟连连失误。他干脆放弃用荣耀消磨时间的想法,放空自己磨蹭到了九点才出门。
路上的黄叶纷飞如蝶,可王杰希完全无心在意。他今天的一切都很反常。而这,都是因为乔一帆。他简直想象不出来,如果乔一帆消失在他的生活里,他会怎么样。当初那份淡淡的感情,历经时间的磨洗与发酵,成为一坛美酒,日渐香醇。
乔一帆坐在奶茶店里,温暖的阳光在他身上投射出美好的光影,将他分割成两半。他漆黑温润的头发上闪烁着细碎柔软的光泽,一如既往。
王杰希快步走过去坐下:“等很久了?”
乔一帆摇摇头,笑得眉眼弯弯:“也没有。前辈要喝什么吗?”
王杰希毫不犹豫地做了决定:“一杯抹茶奶茶。”
乔一帆点点头,招手叫来服务生:“一杯抹茶奶茶,一杯红豆奶茶。都要热的。”
然后他从皮夹里掏出一张五十:“这次就由我请吧。学长要是过意不去,下次再请回来就好了。”
王杰希凝视着他,答非所问:“一帆,你变了很多。”变得坚强了很多。
乔一帆一手支颐,眉眼弯起,仍然是柔软的语气:“因为学长不在身边了啊。”
王杰希叹了口气:“对不起。”
“没关系。我并不介意。当初我的实力确实不够,不应该留在微草。而且……那个时候我太依赖学长了,整个世界里只有学长,那样是不对的。”
“而我现在有实力,也在兴欣过的很好。也有了朋友,有了其他尊敬的前辈。”
“这样才是更好的世界,是更好的我。”
“这样才对。”
“那你,还喜欢我吗?”王杰希本来在犹豫是否应该说出口,乔一帆有了更好的发展,自己不应该耽误他。
可看着他洋溢着鉴定光芒的眉眼,比以前更加耀眼的模样,王杰希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口。
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受吧?无法掩饰,无法掩藏,想要告诉全世界自己喜欢他的心情。
乔一帆笑得眉眼弯弯:“你说呢?”
他站起来,上前一步俯身抱住王杰希:“学长,我喜欢你。”
王杰希伸出手回抱住他,抬头吻上了他的唇,温柔地回答:“我也是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24)